广汽集团(02238.HK)

产线生变股权存谜 广汽菲克寻出路

时间:21-09-08 00:49    来源:新浪

原标题:产线生变股权存谜 广汽菲克寻出路

来源:北京商报

当股东双方“输血”40亿元遇上三年亏50亿元、前7个月7879辆的惨淡产量,对于广汽菲克来说,该来的总会来。9月7日,对于广汽菲克广州工厂即将停产、产线转移的消息,广汽集团(02238)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确认该消息属实,并表示:“广州工厂产线转移至长沙,有利于大幅提升长沙工厂产能利用率、进一步降低企业运维成本。”此前,临危受命“空降”广汽菲克的新掌门人穆安泽直言:“我们将一直在这里,但未来关注的重点并非销量数字,更关注盈利能力的提升。”

事实上,广汽菲克当前的危机早在高光时刻便已埋下伏笔。2015年,广汽菲克旗下主力品牌——Jeep正式实现国产化,且发展速度惊人。但进入2018年后,由于品牌力落后于主流合资品牌,同时遭到自主品牌阻击,处在夹缝中的广汽菲克销量遭到重创。为寻求转机,广汽菲克股东双方一直对其积极进行调整和“输血”,但在中国汽车市场激烈竞争中,广汽菲克的日子依旧难过。

广州产线移师长沙

9月7日,有消息称,广汽菲克广州工厂即将停产,未来广汽菲克车型将全部由长沙工厂生产。对此,广汽集团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证实,广州工厂产线正在逐步转移至长沙工厂。

据了解,目前广汽菲克在华拥有长沙、广州两座制造基地,总部位于湖南长沙。其中,长沙基地包括总部职能部门、一座整车工厂及一座发动机工厂、广州则为整车工厂。其中,广州工厂于2016年4月18日正式落成投产,目前生产全新Jeep自由侠和全新Jeep指南者。

“为提高企业资源利用率、培育核心竞争力,广汽菲克股东双方决议转移广州工厂产线。”上述广汽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规划为在今年内完成主要产线设备转移至长沙工厂,其他资产则分类处置。明年3月,完成注销“广汽菲克广州分公司”。

转移产线的同时,广州工厂内的员工也另行安排。“对于工厂人员安置,广汽菲克将严格依据国家法律法规要求,最大力度地‘以人为本’妥善安置人员。”该负责人透露,目前广汽菲克已成立由相关部门组成的专项小组,组织听取工会及职工意见,分批次组织、点对点地沟通广州工厂员工意愿及相应岗位推荐。

“若员工针对安置有任何疑问或意见,可直接与人力资源部或工会联系,公司承诺会做妥善跟进处理。”广汽集团相关负责人称,“人员安排的同时,我们会积极探讨盘活广汽菲克广州工厂搬迁后的资源,目前相关工作正稳步推进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传出广州工厂停产消息的同时,有知情人士透露,广汽集团已与Stellantis集团谈妥转让手中广汽菲克20%股份事宜,目前正在走流程中。资料显示,广汽菲克成立于2010年3月9日,广汽集团、Stellantis集团以50:50股比共同投资建设,总投资约170亿元。如果转移20%股份,则意味着股东双方持股将为30:70,Stellantis集团将成为继宝马集团、大众集团后第三家收购中外合资公司股份并成为控股方的外资车企。不过,针对该传闻,上述广汽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有关媒体报道中的广汽菲克20%股份转让一事,目前没有这方面的消息,请以官方信息为准。”

产能过剩渠道承压

无论产线转移还是股权转让的传闻,与广汽菲克在华所面临的困局不无关系。目前,广汽菲克两座工厂产能相加为32.8万辆,但由于销量低迷,高产能成为拖累。2015年,广汽菲克旗下主力品牌——Jeep正式实现国产化,9个月后首款车型自由光下线并在当年上市。随后,广汽菲克推出自由侠、指南者、大指挥官等车型,完成涵盖小型、紧凑型及中型SUV的产品阵营,也迎来Jeep品牌在华的高光时刻。

2016年,广汽菲克销量达17.99万辆,其中首款国产车型自由光贡献率高达55%。2017年,广汽菲克便实现22.23万辆的销售成绩。不过好景不长,2018年广汽菲克销量降至12.52万辆;2019年,销量仅为7.39万辆;2020年进一步降至4.05万辆。今年前7个月,广汽菲克销量仅为1.23万辆,同比下滑40.38%;产量则仅为7879辆,同比下滑57.78%。这意味着,今年前7个月广汽菲克的产能利用率仅为6.5%。

产能过剩的同时,终端压力也急剧增加。中国流通协会发布数据显示,今年3、4月广菲克库存系数分别高达2.47、2.17。对此,广汽菲克店内一位工作人员透露,今年上半年销售的车型中还有去年生产的库存。同时,为了能多卖车,经销商也持续高优惠促销。上述工作人员表示,店内车型优惠均在万元以上。在此背景下,销量不佳、产能利用率不足的压力不仅传导至市场端,企业也亏损严重。广汽集团财报披露,2020财年广汽菲克净资产已从年初的13.36亿元跌至-3.31亿元,这意味着广汽集团50%的权益份额亏损约为13.33亿元,而广汽菲克也成为广汽集团旗下亏损最大的品牌。此前,广汽菲克已数次传出“股比生变”的消息。

广汽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广州产线转移后,广汽菲克将集中优势资源专注于长沙总部生产基地的品质提升与运营管理,同时有利于大幅提升长沙工厂产能利用率、进一步降低企业运维成本、提升合资公司管理效率,有效增强企业的综合竞争力与盈利能力。”

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产线转移至长沙工厂将降低其总产能,对广汽菲克而言不失为一件好事。目前,广汽菲克已撑不起30多万辆的产能,此时选择降低产能能降低成本,缓解压力。

“广汽菲克整体年产能将由32.8万辆调整至16.4万辆,以符合并满足现阶段市场需求。后续,广汽菲克将根据行业及自身发展、同时综合经济因素来考虑产能扩张。”上述广汽集团负责人表示。

“困兽”寻出路

尽管销量“走失”,但股东双方对广汽菲克并未放弃。

去年8月,菲克集团方面表示,已与广汽集团签署相关谅解备忘录,同时双方对广汽菲克注资10亿元。今年7月,广汽集团发布公告称,审议通过《关于向广汽菲克增资及委贷的议案》,广汽集团将与Stellantis集团为支持和促进合营公司广汽菲克实施后续振兴计划,实现业务稳定发展,同意合营公司广汽菲克注册资本增加30亿元。不到一年,广汽菲克已获得40亿元注资。

同时,今年7月31日,穆安泽被任命为广汽菲克总裁,全面负责Jeep品牌在华的运营及管理。资料显示,穆安泽有着丰富的企业经营管理经历。他曾先后在通用汽车、OHorizons Global、泰科电子等多个企业任职,拥有在不同国家、不同行业的工作经验,并曾担任销售及市场营销负责人。

2019年11月,穆安泽加入前FCA(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担任该集团在亚太区的采购及供应链负责人。而正是这些丰富的经验让他到任后便开始对广汽菲克进行梳理,开始寻找解困的方法。穆安泽表示,必须优化整个企业的成本结构,会对广州工厂的产能做出一定调整。除对工厂和实体资产优化,工作流程、工作方式及内部组织架构、职能等也会进行优化。

中国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颜景辉表示,目前广汽菲克已经到了必须要调整的关键时刻,对于供应链和采购有丰富经验的穆安泽能更好地控制企业成本,先从企业产能过剩的问题“动刀”,对困局逐步解决。

对于广汽菲克的问题,穆安泽认为,盲目追求销量不如先提高盈利。今年成都车展穆安泽完成首秀,并表示,广汽菲克关注的并不是马上提升销量的数字,而是盈利。其次,将推行“One Jeep”计划,将Jeep进口车和国产车以一个统一的形象去面向消费者。同时,产品也将焕新,未来广汽菲克会以一个更加快速的节奏去焕新,同时更加贴合市场变化的节奏,与中国市场消费者的需求会更加匹配。这意味着,穆安泽的计划就是先节流再开源。

而在产品方面,今年成都车展Jeep大指挥官正式上市,官方指导价为23.98万-32.98万元。据悉,Jeep新大指挥官在预售启动10天内,1000辆的配额已被全部订完。同时,穆安泽表示:“中国传统车企和新的电动车品牌都朝着电气化方向坚定迈进,Jeep品牌也在朝这个方向全面开拓。”

在业内人士看来,广汽菲克在推出产品初期正好赶上国内SUV市场上升期,因此早期获得了可观销量,但随着后期产品导入缓慢及市场竞争对手增多竞争压力增大,逐渐陷入困局。虽然资金注入加上新领导到任,开始为广汽菲克找寻出路。但从目前的竞争局面来看,广汽菲克想短期内有所提升并不容易,自救之路才刚刚开始。

北京商报记者 刘洋 刘晓梦